2008/01/01

2007 年終總清算兼來年計畫

一、閱讀方面
單篇短篇、論文和雜誌不計,今年總共讀了 83 本書(我的 anobii 採灌水計量法,不準,要看自己的統計檔案)。連續兩年在一百本以內。雖然這兩年在工作和家庭方面比較忙,時間也比較零碎,不可能重現學徒時期一年兩百本的鉅量,但包括華文書居然連一百本都不到,只能怪自己太混。最具指標性的洋文科奇幻小說才 19 本,就算把 3 本不算科奇幻但也相關的小說(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Kavalier & ClayPhases of GravityDeath Is a Lonely Business)列進來也才 22 本,甚至連一個月兩本的基本量都達不到。壞喵啊,你真的太混了!

就算 2008 年的生活型態恐怕沒辦法有大幅度的改變,洋文小說一個月兩本還是最基本的要求。目前的洋書三緒輪讀方式仍持續採用。作家專題緒一整年下來看能不能把 Dan Simmons 讀完;科/奇幻小說緒則以「奇幻/科幻經典/奇幻/科幻近作」方式輪值,看能不能在 2012 年底掃完 193 經典(恐怕很難)。另外為了清掉日益增加的 anthology 書債,non-fiction 緒開始以「non-fiction/anthology/graphic novel」方式輪值。除非因倒毒趕工,否則不得停擺。

華文圖書方面,由於離家鐵馬距離不到一分鐘之圖書館藏書量已達可資利用之水準,因此除了即時購置閱讀的華文科幻(含譯本)外,一律凍結此項購書支出。力求每個月能達到七至八本的目標。如此合計方可破百。


二、翻譯方面
我知道沒把《海柏利昂》翻完的確是我的不對,也辜負少數朋友的期待。雖然他們大概都已獲知確切的原因是什麼,但這個原因也是自己所選擇的,怨不得人。由於這個原因基本上不會消滅,會持續直接影響到我原本就很龜的翻譯速度,所以除了已經談得差不多的案子以外,我應該不會再涉足翻譯領域。除非有人簽下 Jeff VanderMeer 的書,衝著他和我的交情,我一定會翻一本。8-)

更何況,我的譯筆也並不博得廣泛的認同。起碼說好優美中國話的好聰明中國人意見就很多。像是我把 Shrike 翻成「荊魔神」而非「伯勞鳥」就很令他們不滿,認為這是「典型的臺灣人誇張的風格」這裡這裡還有本書中國譯者對臺版的評論),恐怕他們更不能接受我翻譯時常出現的毛病吧!X-D 既然翻得慢又翻得爛,我又何苦折磨自己又折磨他人呢?只是這樣一來,外快就少了大半囉!


三、倒毒方面
這一點比較讓我心灰意冷,因為我發現:寫倒毒除了賺點買書$$外,似乎沒什麼用。要立身立言,直接找門路到大學開課比較快。不過一來我又還沒出師(有點類似緋村拔刀齋奧義沒學全就跑出來當千人斬),二來我的個性教通識課的話,自己會先崩潰,所以還是算了。

倒毒寫歸寫,重點在於出版社和讀者會不會真的很重視,否則就真的只是拿$$而已。讀者部分因為很難去追蹤,所以可以不去管它,但出版社的態度的確可以從倒毒文在各書訊媒體的能見度看得出來。在這方面我很清楚自己是寫爽的成分比較大。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寫倒毒的。對我而言,倒毒不比評論,雖然還是可以放一些個人見解在裡面,但更重要的是要儘可能點出該文本種種閱讀面向及探討課題,然後放給讀者自己去探索、印證。因此該做的功課要比寫「真正的評論」來得多很多(話說回來,臺灣也沒地方給人寫真‧書評)。通常我寫一篇倒毒要一個月,其中花在看資料的時間佔三週以上。在寫《時間迴旋》《我是傳奇》倒毒的時候,還梭光手邊的作者其他作品;為了寫《海柏利昂》那兩篇,更特別從英國跟老闆調論文資料回來。我不敢說我的倒毒寫得有多好(事實上有的語句還滿俗媚的,一點都不像是平常的我),起碼自己問心無愧。

反正皇冠的 Bradbury 大系已經完結,就今年的倒毒量來看,明年至少少掉一半。在大塊不重視 《海柏利昂》的情況下,我再寫《海柏利昂2》(這個標題看一次就要譙一次)的倒毒也沒多大意義,除非開價實在令我很心動。X-D 既然如此,空出來的時間剛好拿來讀書,也該是好好彌補這兩年來一直不算稱職讀者的缺憾了。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可以請教:為何「伯勞鳥」譯成「荊魔神」會是較佳的譯詞呢?

Daneel Lynn said...

我沒說譯成「荊魔神」比較好,既然您認為比較爛就比較爛吧。反正我也快收山不翻譯了。沒差。

light said...

用【伯勞鳥】的話,那對話不就會變成:

誰鳥你啊?看我收拾你這隻死鳥!
或者 放鳥過來!(順便打打大辣出版社的書好了。周星星的【關門放狗】還比較有殺傷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