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7

關於《寒月,厲婦》(《怒月》,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臺灣譯本)的二三事

※ 本書完整版倒毒
※ 完整名詞對照表(A-M)(N-Z)

其實翻譯這本書的過程很激動,也很感慨,而與出版社打交道的歷程更是一次不甚愉快的經驗。現在書終於出了,各項費用也結清,可以把過程當中一些甘苦祕辛講出來,也算是一樁事情的了結吧。

首先當然就是本書的書名和作者名翻譯問題。我從 2006 年《銀河公民》作者介紹兼倒毒文中就已經使用《寒月,厲婦》作為 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的譯名,當時可沒有其他版本的譯名;「海萊恩」更是比照 Heinlein 正確發音後,較為適當的譯法,在 1978 年,純文學出版社版的《探星時代》(Time for the Stars,天下版那什麼鳥書名不管它)就已經開始使用,所以沒有什麼「約定俗成」的問題,有人不好好查證,改成「海萊因」就要大家照著用,實在是很科科。

本書翻譯過程中,也是以《寒月,厲婦》作為 working title,直到新書資訊發布時,我才發覺原來出版社要將書名改成《怒月》。去電向編輯瞭解,編輯答曰,這是經過「多次會議後的專業決定」。我還真不知道他們是哪門子的專業,改成這種書名,大概跟 Time for the Stars 變成《4 = 71》的專業度有拚。套用 ptt 科幻板板友 Mithrandir 的話:「〔書〕裡面的月亮並不怒,月球的居民(叛亂首腦)也不是怒,要革命就必須冷靜」,我還真不曉得「怒」是怎麼跑出來的。

原書名 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有其特殊意義。在本書第十七章:
然而,露娜本身就是一位嚴厲的女校長;那些熬得過她艱苦課程的人,絕對不可能具有任何感到恥辱的理由。
But Luna herself is a stern schoolmistress; those who have lived through her harsh lessons have no cause to feel ashamed.
從這句話,我們可以得知,mistress 在標題中的意思不是「小姐、情婦」,而是「當家作主的女主人」,嚴謹一點就限定為「女校長(或教師)」。因此直譯的話就成為「月亮是一位嚴厲的女校長(教師)」,日文版則把 mistress 的「女主人」意涵推展到極致,譯為《月は無慈悲な夜の女王》。既然女王都出來了,臺語文書名我翻成《月娘係一个勥跤(khiàng-kha)ê 女暴君》也就只是剛好而已。和《怒月》比起來究竟孰優孰劣,就由讀者諸君自行判斷。

或云《寒月,厲婦》中的「寒」字也是我粗暴地塞進去,並不存在於原書名。這我不否認。會有「寒」這個字的出現,乃是受到同名歌曲作者 Jimmy Webb 的影響。那首歌第一段末兩句是這樣唱的:
The moon's a harsh mistress
The moon can be so cold
這就是「寒」月的由來。


接下來我必須譴責出版社在編輯本書譯稿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不專業及顢頇態度,有志從事翻譯工作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貓頭鷹出版社有個特點,他們會在翻譯合約中加入一條「定稿檢查」的步驟,也就是定稿交齊後,出版社會在三十天內,另外尋找「專業外審人員」審查稿件,萬一錯誤太多,甚至會整本退貨。krantas 兄就著了此道,交初稿時責編還稱讚說翻得很好,結果定稿審查居然被打槍,出版社方面僅支付少許「工本費」了事,真是OX。那個案子還是我介紹的,因此我該負道義上的責任 <(_ _)>。

我的情況比較幸運,整本審下來只有「三」個錯誤。其中一個真是我錯,改就是了(原文三百多頁的書哪會不掉芝麻),但剩下兩個,從這邊就可以看出他們所謂的「專業」程度究竟在哪裡:

一、麥可的正式全名:
原文:High-Optional, Logical, Multi-Evaluating Supervisor, Mark IV, Mod. L
譯文:高選擇、合邏輯的多元評估堅督系統,第四型,露娜款
修改意見:Mark IV 是六十年代著名的電腦程式語言,此處表示 Mike 系統是用 Mark IV 寫的

嘿嘿,騙我沒讀過資訊系(雖然只是資訊「教育」系,嘻嘻),還六十年代著名程式語言咧!這位外審大概搜尋一下洋文 wiki 就了事,後面的連結也不點去參考一下。Mark IV 語言是 1968 年所設計,最好會出現在 1966 年所撰寫的小說裡啦!這還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這位外編居然不知道 Mark IV(或 Mark 4)就是 mk4,有沒有常識啊~~~這都不知道是要跟人家審什麼鬼?

二、第廿三章開頭:
原文:...... and F.N. had never done us favor of being sufficiently nasty.
原譯文:聯邦卻始終沒有採取任何幫助我們的奧步。
修改意見:卻沒有賞給我們其它任何夠惡劣的待遇。

修改後那一句是什麼華文?怎麼看都不會比較通順。大概是他們覺得直接翻,讀起來有點卡卡的,比較符合「翻譯作品」的形象吧。等等,合約裡面不是還強調說要讀起來像中文,而且譯者要「保證」避免余希臘所提醒的中譯毛病咧!真是科科。最後還是修了一下,變成「
聯邦卻始終沒有採取任何有助於我們的惡劣步數」。

其實,有個地方該審出來的沒被發現,還是我看稿的時候自己爆的,在第六章開頭,有個辭彙 pennant race
,指涉的是大聯盟「分區冠軍」一路打到世界大賽的過程,亦即季後賽。我一開始不察,只查到 pennant 就給它寫下「分區冠軍」;想想 1966 年那時候沒有分區,直接由兩聯盟例行賽冠軍打世界大賽,所以第一次改成「美聯冠軍」。後來才查到 pennant race 要一併解釋,最後檢查時才又改成「大聯盟總冠軍」。事實上從上下文應該就要發覺不對勁的,因為後面懷俄接著說她「看好費城人隊」,費城人隊在國聯嘎。X-D

這種出版社端的不專業更體現在本書的作者介紹文上。本書的作者簡介很明顯就是總舵主當年所寫的版本,一些錯誤,像是「科幻大師星雲獎」連改都沒改。星雲獎官方網站開宗明義就講得很明白,the Damon Knight Memorial Grand Master Award(此為大師獎全銜)不是星雲獎。RAH 的 YA 系列好歸好,經典度尚不及他的成人科幻。然而,出版社給他的得獎記錄灌水也灌太兇了:Heinlein 只拿過四次雨果獎(就算加上 Retro-Hugo 也才六次,Destination Moon 不能算他的,何況在習慣上不能加),然後沒拿過星雲獎,Locus All-Time Favorite Writer 也才拿兩次(該項目只辦兩次,記錄均詳見 The LOCUS Index to SF Awards);不知道他們怎麼掰出七次雨果、五次星雲、四次 Locus 史上最佳作家。=.= 這些錯誤資訊隨著試讀者不斷轉貼而到處散播,比毒瘤放毒還糟糕啊。



最後來談談翻譯問題。部分試讀者對於過於臺式的譯本有所不滿,甚至有「若是這是一本海萊因(或海萊恩)經典重量級的小說,我會覺得譯者有點辜負這本小說」的聲音出現。對於一些譯詞,如「糊糊」、「(地球)蛆蛆」、「咱欲出頭天」等有意見的話,請參閱完整版名詞對照表。不過整體風格偏臺式口語的確是我自己的詮釋。這絕對不是能力問題,懷疑我文字能力的朋友可以去看《海柏利昂》前兩章。我沒把本書翻成那樣,唯一的原因就是 Heinlein 的風格。Heinlein 的故事幾乎都是以對話驅動,採第一人稱做為敘事者的小說甚至連旁白都是(與讀者的)對話。不翻得口語一點,讀起來根本就不對味。有讀過我以前素人自翻 Starship Troopers 前二章的朋友應該就知道,素人版的口味更重 X-D。(好啦,我有空會翻完,只是不知道何年何月......)因此,翻譯時,我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在切合原意的前提下,盡量翻得夠順。

至於臺灣味重,我不否認攙雜了個人的想法和信念。其實有些場景改幾個字就能直接套入臺灣時下政經社會局勢。對我而言,《寒月,厲婦》並不是革命教戰手冊,而是革命精神培養手冊。我在完整版倒毒中就提過,「臺灣的外在條件還遠比露娜優越許多,然而根植於國民心中的內在條件卻又明顯薄弱,乃至於匱乏。」露娜革命完全可以在學理和邏輯上一槍打死統派人士一些不能理由的理由,像是同文同種、血脈相連、數典忘祖之類的屁話。私心希望能夠透過閱讀本書,讓讀者得以重新思考參與建國行動的可能。

總而言之,對於本書該說的話差不多也都說完了。只是我還沒看過編輯編修過的實際產物。如果真的有我原本想表達的東西被河蟹掉了,我會整理出來再貼一篇。

19 comments:

Krantas said...

我該補充一下:

我那本書是第一次翻譯,的確犯了些錯;但出版社將我的錯誤數量誇大(宣稱的數字是私下打聽的5倍以上),使得我超過他們的「嚴格標準」。後來跟某前員工打聽過,我的原始錯誤數量比他們退稿的標準還低。當然,我與其他人都無法得知該社為什麼要搞這種怪招就是。

毛毛牙 said...

呵呵,我也再等實體書到手,比較完之後在發文。

至於台式翻譯………難道中式翻譯就比較高尚?比較適合經典?用這種理由本身就是個文化流氓了啊!

eisen said...

辛苦了~向努力的譯者致敬一下,我覺得翻的比較台式一點也不錯,只是等到我孫子要看的時候,他可能要重新消化一下了XDXD

開玩笑的~台灣的翻譯工作似乎真的不太好作,希望還有機會看到您的其他翻譯作品^^

p.s. 我還真的沒看過 糊糊 這個形容詞0rz

Daneel Lynn said...

「糊糊」是音譯啊,所以我很後悔當初沒絕一點,給它翻成「科科」,意思還滿搭的。

pygmeae said...

勥跤....形容人精明能幹、能力很行、很強的樣子。多用於形容女姓,現今表示有點過分的能幹。[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我記得好像是比較偏向對外人而言,例如某主婦在家庭的涉外事務上,展現出令人生畏的氣勢,可以為自己家庭爭取到很多好處(包括常過常理的好處);像阿媽曾經用勥跤形容一位他認識的家境不錯的婦人,其著名事蹟就是在自己兒子娶小老婆氣走大老婆後,針對已離婚的前媳婦(大老婆)索討養育孫子的費用,理由是,這是妳的兒子,當然要拿妳的錢來養,逼使前媳婦只好為人幫傭湊錢.
------------
離題了,我是要留言賀貓昌兄譯作上市,我還買到了還沒印上ISBN碼及條碼版本~~~

nornor said...

我的也沒條碼,ISBN,還送了海天龍戰 :P

蜚蠊 a.k.a. Blattus said...

同意貓大者請享用以下連結:
http://www.megaupload.com/?d=ER973DD7
請參見檔案描述XD

看不到的朋友請修改編碼為UNICODE
(輸入認證碼後可能還要再切換一次)

解壓密碼:本書原文書名全小寫無空格

Krantas said...

也來貢獻個貼紙版修正圖 :p
http://images.plurk.com/3284752_a22c0624fe4130a8c563b649db8c44e1.jpg

Daneel Lynn said...

感謝二位 <(_ _)>

Frank TW said...

昨天一口氣讀完 ... 又看到清晨三點多
總算搞清楚為什麼這本書在二十多年前被台灣列為禁書了....那時候還是警備總部最大

講個題外話 以前國家叢書翻譯(Double Star)的書名 就叫 雙星 ... ha ha

Libra said...

昨天也於金石堂購入. 本來要買 時間軸.還好有多繞一圈. 書店放在很不起眼的地方.正面還是送的那本"海天龍戰" .還好有轉過來看! 至於一些台語話化的翻譯. 我也很喜歡啊. 因為看起來很有在地的感覺 ! 這樣的翻法.我覺的很新鮮!

kj said...

葉李華替外星人配京片子,洪凌生理女/男......

譯者觀點/立場在導讀/譯序充分表達即可,讀者都是聰明人,不必加油添醋、置入行銷、越俎代庖

譯文讀者不只台灣在地,革命精神以通用華語推廣,爭取內外支持,收效更宏

Daneel Lynn said...

科科,請賜教加油添醋、越俎代庖之處,否則這就是語言的歧視。

kj said...

加油添醋:係指情境代換,「月-地」與「台-中」可類比元素以導讀/譯序說明即可

越俎代庖:譯者觀點/立場在導讀/譯序充分表達後,讀者可自行轉換

語言歧視:華語通用形式正是對所有讀者最無歧視的做法

Daneel Lynn said...

會說這種話的肯定沒看過原文啊 X-D

「露-泰」和「月-地」根本就是不同觀念,關鍵就在於主體認同的不同。在原文中就是以語言做為區分,沒翻出來當然就是譯者的失職。統一使用所謂通用華語不加區分,根本就是對原文的不尊重,翻譯上也是避重就輕,忽略原意的作法。

老話一句,拿對釘證據出來,用四句連不代表閣下比較高明。

kj said...

先請賜教對於葉李華北京口音外星人、洪凌生理女/男的看法

Daneel Lynn said...

沒對釘,沒意見。

Hugo.H said...

老實說我是覺得翻譯跟預期有些落差。

其實翻譯本身很好,語句流暢,讀起來沒有任何問題。我覺得書中將泰拉與露娜的對比突顯出來,是本書翻譯成功的地方之一。

個人覺得翻譯問題不在台式不台式的觀感上,只是我覺得書中無差別使用我們在地的口語化表達方式,會讓我有一種在看黑色喜劇的錯覺,我沒有看過原文本,但是我會對譯本多大程度符合了原作的樣貌產生疑問。

雖然要譯作與原著完全相符太強人所難,然而我還是認為要套我們的本地口語須視情況而論,至少我覺得譯序的導讀和進入內文給人的感覺有不少落差。

我也是覺得,如果翻譯不這麼強調在化,更能引起華人的迴響。最後,雖然我覺得翻譯不可避免譯者的個人想法,但我覺得個人想法還是要以揣摩原作為重。

大概是這樣

: P

Daneel Lynn said...

「我沒有看過原文本,」

那怎麼知道我有沒有揣摩原作呢?(攤手)

請對釘,謝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