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1

《奧斯卡‧哇奧短暫而奇妙的一生》(《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The Brief Wondrous Life of Oscar Wao,2007)翻譯芻議(第六章~結尾)

← 第四、五章

總算把全書看完了。

第六章到最後算是全書的高潮處。主人翁奧斯卡再度登場,面對他真正的初戀,以及他短暫生命的最後挑戰。儘管包括他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認定是強力家族詛咒作祟,我讀起來倒認為是他求仁得仁,足堪求愛宅男精神典範。以下翻譯芻議同樣以譯本頁碼為準。

比對文本:
朱諾‧迪亞茲,《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奧斯卡‧哇塞──短暫而奇妙的一生》,何穎怡 譯(臺北市:漫遊者,2010)
Junot Diaz, The Brief Wondrous Life of Oscar Wao (New York: Riverhead, 2008)

第六章:
p. 284:「魔法撲克牌」。原文:Magic cards。這裡指的是 Magic: The Gathering 收集性質的紙牌對戰遊戲。怎麼讓人入迷的可以去問灰鷹,我不玩這種東西。X-D 講「魔法牌」即可,撲克二字可以去掉。

p. 288 註 14:Galadriel 是《魔戒》裡的精靈三戒之一。這樣寫會讓讀者有點誤會。Galadriel 是 Lothlorien 的精靈族頭頭,持有精靈三戒中的 Nenya。

p. 289:火花塞耳機。原文 spark plugs 是「火星塞」的意思。用譯文「火花塞耳機」去查,查到的內容幾乎都是 Koss Spark Plug 耳道式耳機。在原文沒特別注明又小寫的情況下,我認為還是翻成「火星塞」比較恰當。

p. 292:也隨身攜帶了所有的教師筆記。原文:and he had all his notebooks with him。從上下文來看,這裡的筆記本內容應該比較和他創作的小說有關。改成「寫作筆記」似乎較妥。

p. 296:這是他贏的機會。後面漏兩句:He decided to play the oldest card in the deck. The Wait. 然後才接上「因此,一整天,他在屋內轉來轉去,......」

p. 297 註 18:這裡提到 Forerunner 典故出自「龍與地下城」遊戲。由於 D&D 有許多不同的世界設定(campaign),所以把 campaign 名稱 Pharagos: The Battleground 列出來會比較清楚一點。

p. 303:床邊地板有三個用過的保險套。原文:One day he found three discarded condom foils on the floor around her bed。原文指的是包裝保險套的箔紙,所以和譯文在極細節上有點差異,不過大體上意思還是到了。這算我貓毛作祟。

p. 316:我還是有幾個勝點。I still had a few hit points left。一樣是「生命點數」。講白一點就是:我好歹還剩下幾滴血。

p. 318:「在遠哈拉德,黑人就像半侏儒」。原文:"and out of Far Harad black men like half-trolls"。troll 雖然有「侏儒」這種翻譯,不過按 Tolkien 作品中的描寫,應該是比較強壯的巨大人型怪物(見 Troll (Middle-earth) wiki)。我不知道臺版 LotR 是翻成食人妖還是食人魔,照習慣翻「巨魔」、「山怪」應該都可以。關於本句,wiki 中還有詳細解說,見此


第八章:
p. 335:我想奔「向」他。原文:I want to run from him。似乎奔「離」較妥。

p. 340:《觀測者》漫畫。原文:Watchmen。一般譯為《守護者》。譯者在這裡似乎和貫串全書的 Watcher(見前言註 7)搞混了。本段出現的《守護者》結尾有一句「變種腦已經摧毀了紐約市」,只看電影的讀者一定會一頭霧水,那是因為電影簡化了原著中 Veidt 的陰謀。8-)

3 comments:

穎怡 (商周出版) said...

請受我一拜。

辛苦。無端連累您過年還要校對。

總之,自責再自責。真的要收山了。

然後,感激再感激。您造福許多讀者。受益最多的自然是我。

Daneel Lynn said...

不敢當,其實已經翻得極好,只是人不在此道中,難免有少許疏漏,如果就此收山,那是讀者和出版社的損失啊!

毛毛牙 said...

插嘴一下,魔法牌台灣正式名稱叫「魔法風雲會的牌」……不過有在玩得人會直接說叫魔法牌沒錯,沒玩得人就不知道了,搞不好會以為是庫絡魔法牌……

台灣譯名裡,凱蘭崔爾的戒指叫南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