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2

《奧斯卡‧哇奧短暫而奇妙的一生》(《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The Brief Wondrous Life of Oscar Wao,2007)翻譯芻議(第三章)

← 第一、二章

本章主要敘述 Oscar 和 Lola 的老媽 Belicia 當年在聖多明哥的愛情故事,以及她為何移民紐約的經過始末,也是全書最長的一章。家族詛咒和多明尼加的政治變遷是首要重點。儘管無涉科奇幻宅文化,但由於敘事者背景的關係,多少還是會引用部分作品做為譬喻和對照。以下翻譯芻議同樣以譯本頁碼為準:

比對文本:
朱諾‧迪亞茲,《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奧斯卡‧哇塞──短暫而奇妙的一生》,何穎怡 譯(臺北市:漫遊者,2010)
Junot Diaz, The Brief Wondrous Life of Oscar Wao (New York: Riverhead, 2008)

p. 106:她的流放地是遙遠的「天王星第十二顆衛星」,原文是 Sycorax territory。Sycorax 照科科門的衛星命名法,應該是「天衛十七」,直到 1997 年才發現。我在猜會不會是 Dr. Who 第十代故事 "The Christmas Invasion" 中出現的 The Sycorax 外星種族地盤,不過該集直到 2005 年才問世,大幅減弱其可能性。比較可能是出現在某部既有作品當中,只是過於隱晦而難以察覺。反正 Sycorax 最原始出處就那一個:莎士比亞名劇 The Tempest 中,Caliban 的母親。

p. 106 註 11:骨牆(bone wall)。我不曉得有沒有更早的著名作品出現過這個字眼,不過要是指涉遊戲的話,註明是《暗黑破壞神二代》Diablo II)會比較好。

p.116 大魔戒(the One Ring)。臺版 LotR 翻譯是「至尊魔戒」。話說這個字眼翻成這樣是某「喜歡攀關係的小咖」(quoted from 某「宅神」)當年推廣 LotR 紙牌遊戲 Middle Earth: The Wizards 的時候無心插柳的,算是臺灣奇幻推廣的一段黑歷史吧。X-D

p. 122 註 35:410,應為 4d10,編輯沒看到。8-p 話說 4d10 的確是很猛的攻擊火力(可惜尾數沒加點),把它拿來類比成女性初夜......

p. 127 (該餐館原名「哥倫布」之寶)。原文中「哥倫布」是消音的,強調其符枯威力之恐怖。譯文大概怕讀者不瞭解,所以直接點明。

p. 127 打骨牌(dominoes)。儘管 domino 一般翻成骨牌沒錯,不過對照該餐館老闆任氏兄弟的中國背景,加上次頁有「砌磚大師」的字樣,不免會讓我聯想到「推牌九」,甚至「打麻將」(洋文 wiki 裡提到因為麻將牌的關係,有時會被歸類為 domino game)。不過這樣翻會背上「過度詮釋」、「加油添醋」、「置入行銷」、「越俎代庖」的罪名,所以還是翻成打骨牌就好了。X-D

p. 129 一條腿、一隻耳朵。原文是 a one-legged, no-ear grotesque。所以沒有耳朵。應該是翻太快沒看到。

p. 133 註 45:......,之後再炸掉他的房子。這一句後面漏譯括弧文字:(I think P. Daddy knew exactly what kind of creature he was dealing with.)

p. 140~1:我們的男主角雖非戒靈,但也不是「猙獰大妖怪」。這裡的「猙獰大妖怪」原文為 orc,就是普通的(半)獸人而已。對照本段的意思,應該是指大歹徒在楚希佑座下,雖然沒有像九大戒靈那麼大尾,但也絕非普通小嘍囉的意思。因此翻成「區區(半)獸人」比較恰當。

p. 142 譯者注:安格馬(Angmar)。和前面「安格瑪」不同字。算我龜毛。

p. 167:《黑暗騎士再臨》(Dark Knight Returns)。由於超人在這部蝙蝠俠漫畫中只是軋戲的配角,所以針對一般讀者而言,翻成《蝙蝠俠:黑暗騎士再臨》似乎比較清楚。這時候就要拜請浪子兄來簡介了...... m(_ _)m

p. 174 註 67 第二段:全身共有四百處傷口。原文:and suffering from four hundred hit points of damage. 這一句的關鍵字眼是 "hit points",HP,生命點數,RPG 中對於角色生命的量化數值,在 D&D 系統裡面,HP 400 已經算是超級老王的強怪了(雖然作者的意思不一定是 D&D 啦),拿來類比在楚希佑身上也不算「貶低」他的身分。所以應該翻成:「受到四百點的傷害」。嫌四百點不夠清楚的話,講白一點就變成「損了四百滴血」。X-D

p. 174~5 註 67:沙卡瑞亞斯的腹部被點三五七射了「一圈」。這裡的「一圈」原文是 a round,應該是「一發子彈」的意思才對。

p. 182:「驢子」不管牽到哪裡。原文是 mule,「騾子」。

p, 182 倒數第二段:登機「前」,坐在她旁邊的瀟灑男子不斷勾搭,......。終於「上了飛機」,引擎轟然作響,飛機抖動撕扯...... 原文:And then the boarding and the preflight chitchat from the natty dude on her right, ...... -- and finally the plane, throbbing with engine song, ...... 這邊把它「影像化」,應該是先登上飛機入座,等待起飛的時候,坐她右邊的瀟灑男藉機搭訕。所以整個過程改成這樣會或許比較好:登機「後」,坐在她旁邊的瀟灑男子不斷勾搭,......。「引擎終於轟然作響」,飛機抖動撕扯......


還有半本,不加緊腳步不行了......


6 comments:

Bob Lu said...

a round 是一發還是 一排/一鍊/一匣子彈?

Daneel Lynn said...

一發。

我的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a single shot from a gun, or a bullet for one shot

穎怡 (商周出版) said...

真是海雷個摩門特就要自爆啊。我祈求上蒼一版趕快賣完,二版能及時修訂。多數錯誤發生在註解,顯示是譯者的問題,編輯不是千手觀音,守門也有個限度。

有關那個「天衛十七」,想起我在報社作改稿記者時,老公曾跟我說,凡是碰到數字都要再三核對,十之八九都會出錯。凡是需要相加與相乘的,更是要拿計算機出來算,記者發稿在這方面錯誤率幾乎可達百分百。近年可能是因為年紀問題,我常在數字方面出現「難以想像」的錯誤。譬如明明聽見545,寫出來會變成454。或許是早發性老年癡呆症的症狀之一。不可不慎。

不過,關於作者此處使用天衛十七,要追究源頭年代與小說年代符不符合。我覺得應該是格主想太多了。因為這只是作者用來形容女主角處境之可憐。就像我們說「福爾摩斯探案技巧之高有如毛利小五郎的反面」,比喻而已。

Hitting Points,完全沒想到遊戲去。dominoes,我也覺得不宜擴大解釋,作者給的線索不夠多。不過,我想到「紅樓夢」裡,賈母有時會跟媳婦丫頭們「抹骨牌」,顯然,牌九至少在紅樓裡也叫骨牌。orc翻譯時,只查了一般字典,完全沒想到要跟「戒靈」去對應。就跟hitting points一樣,沒有「宅」鼻。

總之,拜謝格主。手頭上的書翻譯完畢後,應該閉關好好反省個一兩年了。翻譯之途啊,寂寞無人曉,錯誤「通人」知。

Daneel Lynn said...

這樣講就對自己太嚴厲了啊 ^_^||

以本書的科奇幻宅程度而言,您的認真程度已經沒話說,畢竟不在這種文化圈裡面,很難嗅得出話語中隱晦的涵意。

就當是大家一起努力讓好書變得更好吧!

Frank Shen said...

雖然不容我置喙,但是路人想說的是,至少看到一本不錯的翻譯書面市了,請繼續加油 ^^ 這本書我看到書訊時就訂了,現在躺在書櫃理等過年拜讀, 如果好譯者不再出書, 我怕我以後得忍受可怕的翻譯書,然後每天想著焚書坑儒這事 ^^

毛毛牙 said...

那我等再版修訂過再買好了,很有興趣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