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8

"Spar" (2009) by Kij Johnson

Kij Johnson 的作品和我的頻率似乎不對,去年入圍的 "26 Monkeys, Also the Abyss" 我完全抓不到重點,這一篇似乎也有同樣的情況......@_@

故事的梗概在第一句就講完了:"In the tiny lifeboat, she and the alien fuck endlessly, relentlessly." 然後接下來完全就是女主角和史萊姆肉體交纏(謎片看太多自然會想到觸手魂,不過還是有差)橫陳到結尾。光看動作敘述本身還頗有意思,像是 In 與 Out 的區別、人類與異形肉體結構不同,要如何糾纏不清,乃至於強迫打通「新」造孔與「強姦」意涵的聯想,都可以讓讀者思索一陣子。

女主角本身對於已故「前」男友的記憶也不時夾雜在動作描寫之中。不過除了和異體進行相處模式的比較,我參不透作者所要表達的概念,尤其是男友對於詩文的熱愛,放在這邊不知有何作用,難道是比較詩學與性(很抱歉,女子和異形之間沒有任何「愛」的成分)嗎?

結局收的也頗有喻意,要是讓女子賴著史萊姆不走出去那就 low 了,只是解釋空間太過開放,隨人解讀。

這篇還已經先拿下本年度的星雲獎,看來我的功力還未夠班口架。


閱讀版本:
Kij Johnson, "Spar" in Clarkesworld (Oct 2009)

作者官網:
http://www.kijjohnson.com/

網上評論:
Strange Horizons

140@140
Adventures in Reading
Nicky Drayden
The Weirdside

5 comments:

Tienho said...

我覺得前男友硬要讀詩文給女主角聽象徵二人無法溝通,無法彼此了解,就像不同物種(女主角與異星生物)一樣。語言與意義的失效是本作的主題之一。女主角 "她" 不喜歡詩而希望男友和她有真正的談話,男友不予理會,最後二人以性交流,原文的描寫暗示這其實和她與異形的關係一樣。反之SF和詩文對男友的內心可能是很重要的,但她並未試圖了解,二人都未曾站在對方的立場理解對方。二個物種的差異太大感官完全不同,但是語言相通的人類情侶亦不能互相理解,即使是透過人類語言文字的精華,莎士比亞的詩,仍不能溝通。真正的交流只能透過最原始純粹的性,就這點來說她和男友及和異形之間並無不同。

Tienho said...

對前男友的回憶想表達什麼概念,更明顯的是這一段:它在悲慟嗎?它是為了忘掉伴侶性交?還是已經忘了伴侶才性交?是為了懲罰自己活下來了?還是為了懲罰伴侶沒有活下來?

女主角的心情讓我想到電影藍色情挑,劇中的女主角在車禍中突然失去全部的家人,丈夫與兒女。當家俱搬空時,她在僅剩的床上用無比空虛的神情對來幫忙的朋友說:只剩下床了,然後兩人發生關係... 在泳池游泳的鏡頭和借貓殺鼠的劇情也有相似之感...

Tienho said...

對我來說本作能得獎在於作者向(文學小說的)讀者展示了常見的科幻元素是必須的。很難想像這個故事能不用科幻呈現(像沙丘魔堡用奇幻呈現沒啥不同)。只有異星生物才能表達那種根本上的相異性;只有宇宙旅行才能表達那種無盡的空虛。這些常見的科幻元素被付與了多層的意義。當然作者玩弄文字的功力也非常了得,如

"I fucking hate you," she says. "I hate fucking you."

結尾微妙地將整個故事的情境顛倒,從女人在異形的船上,到異形船落入人類的世界,暗示了無數的可能。你們不覺得女人終於聽到人類的語言的反應很有趣嗎?

Daneel Lynn said...

感謝詳盡的精闢分析 <(_ _)>

Tienho said...

我也是看到觸手控才點進去看的,謝謝大大分享免錢小說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