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7

《打鬼戰士II:檔案Z》(World War Z: an Oral History of the Zombie War,2006)by Max Brooks

如果你已經寫過一本夠詳盡的設定集,接下來以此為藍本寫成小說也只是剛好而已。Brooks 深諳藏拙之道,寫成一系列的訪談記錄,就可以規避撰寫一般小說時所必須顧慮到的種種問題,在不須考慮主線架構的情況下,同樣可以針對細節部分加以發揮。當然,有心效法的人士要跨越的門檻也不算高,就有人寫了一大串同人誌

話雖如此,大體上本書還是有個章法存在,而且每段記錄之間或多或少也有因果或時序上的關聯。技術細節在《世界末日求生指南》中描述得比較詳盡,本書的首要可看之處在於世界各國的政府及民眾,基於自身文化及社會發展背景現狀,如何因應突如其來的殭屍災變。當中衝擊最大的,莫過於尖端科技無用論,一舉將戰爭型態倒退至一戰,甚或冷兵器時期的思維。另外值得一看的是「受訪者」的心理描寫。有抓住「戰爭很可怕,但被殺變殭屍更可怕;然而,打完仗滿手血腥之後,我就再也不是我了」的味道。

儘管「受訪者」並沒有臺灣人,但臺灣讀者讀完後應該還滿有感覺的。中國發生巨變時,的確存在以攻臺來轉移焦點的選項。這一點倒還沒什麼,反而本書有個很深刻的隱含意義值得讀者省思:或許我們不會面臨到殭屍的威脅,可是「殭屍」的角色卻可以輕易地被其他深具危害,而且就存在於你我之中的敵人所取代。更何況,這些敵人對於各種資源的掌握與應用以臻化境,遠比單純咬人的殭屍來得恐怖。

不知道是誰?想想書中殭屍的源頭,以及殭屍和「傀屍靈」的關係,應該不難理解。


閱讀版本:
麥克斯‧布魯克斯(Max Brooks),《打鬼戰士 II:檔案 Z》World War Z: an Oral History of the Zombie War),趙德昌 譯(臺北縣新店市:木馬,2008)

本書官網:
http://www.randomhouse.com/crown/worldwarz/index2.php

本書的網路同人誌:
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worldwarz

網上評論:
行內人士、媒體:
SF Site
The Steampunk Workshop
Strange Horizons(有聲版)
The Website @ the End of the Universe

大眾媒體:
A.V. Club
Blogging for a Good Book
Helium

讀友觀點:
HauntedHouse.com News

3 comments:

Bob Lu said...

我倒覺得剛好相反

這種病毒異變類型的殭屍故事引導出敵我認識混淆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殭屍有什麼隱藏身份的機巧(又不是異型人偶師),反而是面對曾是親人朋友同袍,如今卻成為嗜人怪物時難以下手殺之的掙扎。

真要拿島內來比擬,近的親人相殺,朋友互砍,遠一點文化的交纏也可以不但是一刀切斷,更可以直接不承認有這回事。第Z次世界大戰台灣篇的故事恐怕是大家都藉 xxx是殭屍之名互殺,結果因為殭屍無法感染死屍,而台灣活人密度已經太少,所以結果沒有殭屍肆虐不過死亡率跟世界平均值也差不了多少這樣?

Bob Lu said...

對了,雖然說壞貓自然是知道的,不過如果有人好奇的話,異型人偶師指的是這個: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Puppet_Masters

Same said...

底下這段是書中美國總統的演講,靠著天真的信念,人類打贏了殭屍大戰,或許拿到現實世界中,把「僵屍」代換成「金融海嘯」也一樣可行。

「殭屍不但奪走了我們的土地跟心愛的人,還把我們身為萬物之靈的自信給嚇光了,我們成了驚慌、卑順的物種,差點兒瀕臨滅絕,只要明天可以比今天少吃點兒苦就開心不已,難道這就是我們要傳給子孫的榜樣嗎?難道我們要留給子孫的,是自從我們類人猿的祖先縮在枝頭上一路演化至今,人類從未見過的焦慮與怯懦嗎?我們的子孫會重建出哪門子的世界呢?他們重建得了嗎?如果他們知道自己無力掌握未來,又怎能持續進步呢?光是為了這個理由,我們就必須拯救世界,向自己證明我們做得到,並且用『做得到』來當成這場戰爭最偉大的紀念碑。我們必須走上這條重返人性的迢迢艱辛路,否則就等於從地球上的主宰地位退居成為百無聊賴的靈長類。」

讓人想起歐巴馬所說的 "Yes, we can" ?我想這大概就是偽歷史創作有趣的地方,看似奇幻、無稽,但萬變不離人心,未來應該有很多新的大戰等著對號入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