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1

The Arrival (2006) by Shuan Tan(陳志勇)

這本全無對白的圖像式小說果然無聲勝有聲,意境深刻悠遠,難怪讀過的人都讚不絕口。身為移民後裔的臺灣人更是必讀,因為裡頭可以找到當初先祖為何放棄故土,離鄉背景,千里跋涉的決心與意志。

各人閱讀感觸不同,我也不多嘴,以違反本書原旨的大量文字來揣測畫中意涵,只針對幾點個人想法寫上兩句:

1) 移民新社會帶有強烈應許之地的烏托邦色彩,然而,要融入新環境安身立命,亦非易事。這兩件事雖然有些矛盾,但可視為移民者理想與實際層次的完整表露。

2) 與動物、與自然共生共榮成為該烏托邦的最大特徵。人人有可愛怪奇寵物不說,看看這科技簡直就是拿掉污染黑暗面的 steampunk。還可以和所有移民者的原居國做對比。直覺就令我想到 Things to Come 的最後一段。

3) 最後一幕主角的女兒為更新的移民指引方向,這就是「外境若我境、他鄉為故鄉」的最佳寫照。還懷念惡龍盤踞的所謂「故國」?還懷念老大哥們無情撲殺解放的鐵蹄?還懷念全民拚經濟,拚死拚活把命拚掉結果拚的是別人的經濟?

本書為何如此有力,答案再清楚也不過。


閱讀版本:
Shaun Tan, The Arrival (New York: Arthur A. Levine Books, 2007)

本書臺灣版:
陳志勇,《抵岸》(臺北市:格林,2008)

2 comments:

Bob Lu said...

然則,惡龍盤據,鐵蹄踐踏故國何辜?

或反過來說,若不是因為惡龍鐵蹄,對故國的崇拜思念就應該/可以永續不絕?

移民與故國的矛盾糾纏,當非如此單純。

Daneel Lynn said...

如果要套某個龍圖騰國家的情況,我還是認為,趕快閃人才是王道。

上面的龍換來換去,只會越換越大尾,越換越兇而已。

當然一定有人說那為何不團結起來滅龍去蹄,這就跟革命必先革自己的命一樣的道理,在嘴泡多過茶的世界,用腳投票、用嘴革命還是比較普遍的選擇。

所以最後一幕才是表達真正認同最明顯也最重要的一幕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