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7

The Shrinking Man (1956) by Richard Matheson

為了寫 I Am Legend (1954) 的導讀,趕快挖這本 Matheson 同期的科幻名作出來看。

雖然故事主軸和 Legend 有差,但主要的精神其實很像,都是探討人在極端狀況下,如何掙扎求生的同時,還力圖保有僅存的一絲「人」性,儘管周遭逐漸(或已經)不把主人公當「人」看。

從這個觀點入手,The Shrinking Man 的主角 Scott Carey 更為可憐,畢竟他的異化過程緩慢而漸次加強,心理層面的打擊就好比凌遲一般,一刀一刀慢慢割下。也因此對我而言,身高未滿一吋的他在地窖裡爬上爬下掙扎求生的流水帳,除了象徵性地單挑黑寡婦蜘蛛過程之外,並不會引起太大的反應,反而是他縮小各階段所經歷的遭遇,帶來的衝擊更為強烈。

其中有兩段(對老婆和對女兒的褓姆)牽涉到 Carey 的性苦悶,後者橋段甚至有「窺淫狂」般的描寫。與其說是變態書寫,倒不如是直指「無能」男性內心深處的痛楚。也難怪 Carey 後來遇上遊戲團女侏儒時,不惜和老婆翻臉也要和她過夜的爭執。除了性需求,「同一國」的同理心更是關鍵。對照起 Legend 在相同主題的處理方式,本書較為細膩、可親。不過話雖如此,我還是得承認 Legend 的主體故事比較容易吸引讀者的目光。

本書在隔(1957)年被拍成電影 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Man,劇本由 Matheson 親自操刀。算是好萊塢縮小人電影的先驅之作。網上能找到的資料比原著還多。8-p


閱讀版本:
Richard Matheson, The Shrinking Man (London: Gollancz, 2002)

網上評論:
http://www.sfsite.com/04b/sh174.htm by Sam Ashurst
http://www.concatenation.org/frev/shrink.html by Tony Chester
http://www.sffaudio.com/labels/shrinking.html by Jesse Willis

2 comments:

Krantas said...

這意思是 I am Legend 會出中文版嘍?

Bob Lu said...

趕電影順風車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