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6

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的譯名只有一個,就是《寒月,厲婦》

貓頭鷹把新書預告網頁貼出來了,身為譯者,我拒絕認同那個書名。

我只會以《寒月,厲婦》或原文書名(頂多簡稱為 Harsh Mistress)來稱呼本書。貓頭鷹取的名字完全牛頭不對馬嘴,比匪版《嚴厲的月亮》還爛,所以我絕對不會用。

另外 Heinlein 叫「海萊」,不是「海萊因」,原因 n 年前早就已經提過。至於到現在這時代還拿總舵主對 RAH 的介紹來用,我只能嘆以「科科」二字。


PS1. 對了,有共匪對「匪版」這兩個字有意見,不過這改不了那個版本是「共匪翻的」事實。
PS2. 還有共匪認為我的中文水平不高,感謝恭維。我是臺灣人,所以寫的是漢文,不是「中文」,漢文水準高就夠了,不需要「中文水平高」。
PS3. 對《寒月,厲婦》有意見的話,那叫《月娘係一个 k'ian 腳 e 女暴君》好了,更證明臺灣漢文和中文的不同,同時彰顯臺灣等同露娜,肩並肩走向建國的康莊大道啊!(感謝浪子兄提供靈感 ^o^)

4 comments:

益哥 said...

海萊恩…海萊因…

積非成是的習慣是很難改的…

「福爾摩斯」改成「霍姆茲」又有幾人知?

更別說「凱薩」之類的歷史人名了…

DevilCHen said...

Holmes翻成福爾摩斯是因為當初用福州話的聲音,
海萊恩的海萊因之誤很明顯就是譯者發音錯誤了,
最後,Caesar的發音本來就有kaɪsar跟siːzər,發k還比較接近原本的拉丁文聲音

Tensor said...

翻墙过来给留言。真想操中共的GFW!连blogspot都不能上。

豆瓣观光团

Tensor said...

等你翻译的这本书出来,定要买来读一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