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6

許順鏜,〈反函數〉(2015)

※ 這是許順鏜前輩今年趁著前陣子颱風假所完成的新作,靈感來自於他教導小孩函數概念時的對話。特別感謝許前輩授權轉載。

反函數

「我見過你。」老教授對著眼前的中年人說道:「我不記得多久了,但是那時你比現在年輕多了。」

中年人沒有否認。畢竟當時的會面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對方肯定會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那還是他警探生涯第一次接下的案件啊。

「您的記性真好。」警探說道:

「那您還記得我們為什麼見面嗎?」

老教授慢慢地起身拿了個杯子,把膠囊放到咖啡機裡面,按了一下開關。

警探看著教授簡樸卻雜亂的起居室及老舊的咖啡機,突然有點罪惡感。當年如果不是他窮追不捨,教授的產品會不會賣得更好,他的身價也許不可同日而語呢?

正思索著,教授回道:「我想是跟我的故事機有關吧?」

警探似乎鬆了一口氣:「所以您記得?」

「不,我不記得,但是在我過去一生中,能讓警察上門的,就只有這一樁了吧?」

警探有些訝異對方一眼看出自己的職業。既而轉念:當年的事真的在對方心裡留下深刻的烙痕,以致於對警察有敏感的直覺吧?

「教授,」他清清喉嚨說道:「首先我要先澄清,這不是一個正式的拜訪。我們手上沒有任何跟你有關的案子。就算當年的案子成立的話,也早就超過追訴期了。我這次來拜訪,說真的,只是為了我自己多年來的疑惑。」

教授把煮好的咖啡遞給警探:「加糖?奶精?都不用?好。」
「所以你就是當年那個年輕警探?難怪我記得你的臉。就像你看到的,我其實一把年紀了,也閒閒沒事。聊一聊打發時間也挺好的。」教授說道。

「那我就直說了:當年那些案件,之所以讓警方懷疑跟您的故事機有關,實在是因為案發現場都有著還在運作的故事機。雖然我們不能理解其中的原理,但是直覺反應就認定相關性非常高。但是當時您以商業機密為由,不願意將故事機的底層結構公開,導致我們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僵局。現在當然故事機的大部分細節都已經公諸於世,但是當年的您是如何確定故事機不是造成事故的原因呢?」

「年輕人,我想你的問題是我『怎麼』有把握我的機器不會傷害人體?只是你現在比較有禮貌地換了個說法,我記得你當年說話可是很直截了當的。哈哈。」

警探覺得臉上有些微熱:「還是說教授可以幫我簡單地上個課,解說一下故事機的原理?」

教授意味深長地看了警探一會兒,然後站起來,慢慢地繞過房間裡雜亂放置的各種設備,走到隔壁房間。

警探喝了一口咖啡。當他看到教授從隔壁房間拿了什麼回來的時候,他差點嗆到了。那是個像頭盔一樣的裝置,頭盔後方拉出來一條纜線,另一端接在教授手上拿的小型電腦。電腦看起來是很新的款式,頭盔卻相當古老。它看起來像是教授的得意產品──故事機,只是大了一號。

教授把頭盔遞給警探,說道:「戴上它!」

「但是教授!」警探抗議道:「你可以用簡單的白話文稍微跟我解釋一下就好了啊!」

「我想實際操作一下會比較容易瞭解。」教授嚴肅地說道。警探不確定教授臉上一閃而過的是否是個捉狹的表情,但是他實在覺得沒有必要。

「啊,我瞭解了。」教授接著說道:「看來你從來沒有用過我的故事機⋯⋯

「這個,」教授指著頭盔說道:「是早期的原型機之一。它的介面可以容許我作比較多的調整,也比較適合用來解釋⋯⋯

「比較多的調整?」警探覺得額頭上出了些汗,但應該不是因為咖啡的熱度。

「年輕人,你擔心這機器有危險?」

「不,不⋯⋯

「恐怕我必須堅持。」教授語氣變得有些強硬:「你告訴我,你今天是非正式的拜訪,也跟任何案子無關。乍聽之下,我會認為你同意我的故事機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現在的表現似乎又並非如此。如果你認為我的機器有問題,卻還希望我配合你,提供更多資訊來證明你的看法,那是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教授突然露出笑容;笑容裡,捉狹的意味似乎更明顯了。

警探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相信它是沒問題的。我們就來試試看吧⋯⋯」心裡面卻是忐忑不安。

教授讓警探坐到一旁沙發上,讓他自己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一邊把裝置戴到他頭上,開始架設起來。

「當時所謂的案件或案例有多少?」教授邊工作邊問道。

「有七件。」

「為什麼你們會認為那樣算是一個個的案件?」

警探想起他見到的其中一名受害者,兩眼無神毫無反應的樣子。

「醫院幫病患做了各種檢查,完全找不到生理上的病癥或傷害。病患就是一副受到高度驚嚇之後的樣子。之後他們的行為能力就只能像嬰兒或動物一樣。完全無法溝通。」

「照這樣說,他們可能真的是受到什麼驚嚇,不是嗎?」

「我們一開始也是這麼認為。但是果真如此,又是什麼驚嚇了他們呢?」想到案發現場還運作著的故事機,還有一位受害者甚至是戴著故事機被發現失去意識的,警探不由得扭動一下身體。

「別動!這樣子可能會受傷!」

聽到受傷兩個字,警探更不安了。強打起精神說服自己教授沒有惡意。就算有什麼,他也不敢公然對執法人員下手才是⋯⋯

「當然如果是一時驚嚇失神,應該有很大機會過一陣子就會慢慢復原。但是其中六人一直處於失神狀態。生活無法自理。」

「好了!」教授宣布道:「我們隨時可以開始了!」

然後他續問道:「那第七個人呢?他終究是復原了,不是嗎?」

「是的,教授。我想這一部分您都知道得很清楚吧?他作證故事機一切正常,也沒有受到任何驚嚇。於是對您的指控完全都撤銷了。」但是他後來對失神時期的回溯卻太離奇,也沒有對大眾公開就是了。

「我還記得當時我還發出誑語,説我的機器絶對安全,而對於那公認會把人變成白痴的電視機,你們怎麼不想想辦法去處理?現在回想起來,總是覺得當時的自己太不成熟了!」

「或者太不爽了,」警探心道。

「不管怎樣,」教授搓搓手,說道:「我們開始吧?」

然後他在電腦上按下一個按鍵。

突然間,警探覺得眼前一黑,幾乎驚叫出聲。還是他其實已經叫出聲音。因為教授抓住他雙肩,對他說道:「別慌張!深呼吸,看著前面,你還是可以看見我的,是不是?」

果然他還看得見教授有些擔心又有些忍俊不住的表情。只是為什麼忽然變得這麼暗啊?

然後,他想起他讀過的故事機相關原理。簡單來說,故事機的輸出是一種無線調變技術,可以在不侵入人體的情況下,干擾視神經來形成影像,因此肉眼的視覺影像會與故事機的影像重疊。所以現在的情況應該是故事機的畫面全黑,才會看起來這麼暗。

「現在,我們來去除干擾!」教授輕快地說道。在警探還來不及抗議之前,教授迅速地把頭盔前蓋蓋上。

一片漆黑!

警探仍然有點兒驚疑不定。不過接下來就有光影與聲音。他發現自己身在一座花園之中。前方大樹下,有一對姊妹背靠着大樹在看著書。這景象是如此真實,以致於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怕嚇到前方的兩人。但是他很快地理解到他在這兒是隱身透明的,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身體。

年長的女孩似乎讀書讀到睡著了。而年紀較小的女孩好像也沒很認真地在讀書,不時抬起頭四處張望。這時遠方有個白色身影往大樹跑來,無視於姊妹倆的存在。經過大樹時,他停下來,從上衣口袋掏出一隻懷錶。驚呼道:「不好了,快遲到了。」

看著前方這隻穿著上衣卻沒穿褲子的兔子,警探馬上瞭解自己正在看著的是什麼故事。

接下來,他甚至可以享受用這種方式重溫這個經典的小故事,以致於忘了要叫教授把機器停下來。

等到愛麗絲回到姊姊身邊,他才驚覺到時間飛逝。不過在他出聲之前,教授就把頭盔前蓋打開。這時機器應該已經停止運作,因為即使突然的亮光讓他幾乎睜不開眼,他還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見教授饒富興趣地注視著他。

「所以?」教授問道。

「所以什麼?」警探有些惱怒地問道。

「啊,有些不耐煩,這表示你沒有被我的機器變成白痴吧?」

那也沒證明其他人沒有啊!但是警探忍住了及將冒出嘴邊的言語,回道:「很顯然沒有。」然後又加了一句:「這機器的效果實在太真實了!這麼真實的效果,如果是恐怖小說,一定會嚇破我的膽子⋯⋯

教授瞪了他一眼,卻似乎不打算就這主題深究,反而問道:「你對這個故事有什麼感想?就第一印象。任何觀察都可以。」

「我想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改編版本?」

「改編?嗯,很好,你顯然有注意到一些細節。是什麼樣的改編呢?」

「我發現除了一開始,故事裡的很多英文俏皮話被拿掉或簡化了。」他向來覺得這種俏皮話一點都不有趣。

「果然是好警探!一眼就看出重點!」

他不知道教授這話是在恭維還是諷刺。

「如果說,」教授有些戲劇性地說道:「我放進去的故事其實是完整版呢?」

「這不可能啊!」警探說道。但是他看著教授臉上得意的笑容,有一個想法浮現出來:「您是說⋯⋯

「故事機會分析你的情緒反應來調整故事的內容與步調。它從你的情緒互動判斷出你對俏皮話的不耐,因此作了些調整,來適應你的需求。」

「可是教授,這樣子原著不就被改變了?」

「那電影、電視劇有沒有改變原著?還是你認為這些導演的改編比我的故事機專業?這可是為了你量身訂作的改編啊!」教授得意地說道:「我製作這台機器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精確的文學體驗,是為了娛樂啊!現在,我們來做一點修改⋯⋯

「教授,我恐怕沒那麼多時間⋯⋯」警探抗議道。

OK,我們把時間的限制也考慮進去⋯⋯」教授熟練地在小電腦上輸入,輕快地像年輕人一樣。在警探有機會說話之前,一切又暗了下來。

警探嘆了口氣,融入故事中。這次他刻意觀察故事有什麼變化,結果故事的節奏變得很快,但是留下來的內容卻都是他很有共鳴的部分,因此即使是立即重播的故事,他發現自己還是非常享受故事內容,而且故事的呈現方式又有細微的不同而時有驚喜。到最後他反而惋惜故事結束得太早。在似乎是自己的嘆息聲中,又恢復一片光明。

「教授!這真是太神奇了!」他忍不住讚嘆道。

「這樣你還懷疑它會帶來傷害嗎?」

「不,是,可是⋯⋯」警探猶豫道:「這很難證明什麼⋯⋯」他總算下定決心說出口。

「也是。」教授居然沒有生氣,說道:「故事機最初始的功能,就像你看到的,會分析使用者的情緒反應來調整故事內容及節奏,讓使用者每次觀看都有不同的感覺體驗。目標是讓情緒的掌握預測愈來愈精準,而讓故事體驗一次比一次更精采。剛才這次我是手動分析了你的反應來作最佳化。顯然我做得還不錯呢。」

教授的笑容掩不住他的洋洋得意:「但是故事機的功能不僅如此。這個個人紀錄器,」教授拿出一個像硬幣一樣的裝置,說道:「它可以紀錄你的生活點滴,瞭解你的喜好與人際互動,據此來改編更適合你的故事。而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故事機可以因此為每一個人創造出最理想的故事。而這個故事甚至可能是故事機自行創作出來的!你可以把它視作每個人最理想的人生故事!」

「你達成心願了嗎?」

「我不知道,每一部故事機最後都成為一個獨立的創作者,它寫的故事只為一個人,也只有那個人可以判斷那最後的故事是不是他最理想的故事。」

「咦?難道您自己的故事機沒能達成您的目標?」

「哈哈,」教授乾笑了一聲,說道:「我沒有自己的故事機。」

「什麼?你是發明家本人,卻沒在用自己的發明物?」

「哼,我還發現有個指控我產品的警探也從沒用過我的產品,甚至不瞭解基本原理呢!」

警探又一次臉紅,但是教授沒有追打這個話題,反而說道:「我這算是職業病,每當我使用故事機時,我無法避免地會去觀察可以作什麼改進,根本無法融入故事裡。倒是你,現在可以進入正題了吧?你到底是來找我做什麼的?不會只是回憶往事這麼簡單吧?作為一個警探,你可以回憶的事件可多了吧?事隔這麼多年,該怎麼樣就已經是怎麼樣了,你現在才來拜訪,一定有什麼原因吧?」

警探尷尬地看著教授好一會兒,才似乎下定決心說道:「是這樣子的,大約半年多前,我升到現在的職位⋯⋯

「顯然我的案子沒幫上忙⋯⋯啊,別理我,請繼續說。」

「有些資料是我以前的職級接觸不到的,現在卻很容易取得。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看到一個失能事件呈報上來,讓我想起了你的⋯⋯呃,案子。不過那個案子裡並沒有故事機。但是這案件卻激起我的好奇心。過去我能接觸到的,只有交辦給我的案子。而且在案件成立之前,有些資料限於隱私,並不能取得。於是我做了一個小小的研究,看看過去數十年來可能跟故事機扯上關係的事件有多少。我得到的數字是108件。當然這樣的數量相對於數百萬的故事機用戶來說,其實沒有很大的統計意義。事件的數量跟故事機的銷量之間也沒有任何統計上顯著的關連。不過我最好奇,而過去無法取得的資訊是:每台涉案的故事機當時正播放的內容是什麼。而調查結果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又是沒什麼關連?」

「不⋯⋯其實故事的類型相當一致!」

「所以又回到你的老想法,他們還是被嚇得失神?我說過故事機會監督使用者的情緒,我的設計有安全中斷機制,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教授有些惱怒地說。

「不是恐怖故事⋯⋯」警探臉上表情有些困惑:「是宗教故事,清一色宗教故事。啊!教授!這就是為什麼我來拜訪您,因為我完全不能理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然後我想起來多年前那個康復案主的回憶⋯⋯

「康復案主?回憶?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些事?」

「當時我們認為不相關,所以並沒有在偵查中提出來。那位康復的病人對於他失神的那段時間有記憶,但是他的記憶並不是他身邊所發生的大小事。他不記得他住進了醫院。他也沒有關於醫生、護士或來訪家人的任何記憶。他說那一段空白的時間,他似乎是在另一個地方。甚至他可能也不是他自己⋯⋯

「這又是什麼意思?」

「這麼說好了,就好像他是附身到另一個人的身上了。他想不出來那是個什麼樣的人,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他覺得那個人不是自己。好像是因為他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但是他的身體卻好似十分熟悉那個環境。有時他又覺得那個人就是自己。但是那地方絕對不是他認識的任何地方。他甚至覺得那個地方並不在地球上⋯⋯

「為什麼他會這麼覺得?」

「我們也問了同樣的問題,他說可能是建築物的奇異外觀,人們的奇裝異服,但是最奇怪的應該是語言。他回憶起來在那段時間,他似乎根本不用說話,就可以與人溝通。我最後一次有機會跟他面談時,他告訴我,他後來仔細想想覺得自己去過了天堂⋯⋯

警探繼續說道:「醫生認為當時他的身心狀況也許對他腦部造成局部傷害,因而導致他產生幻覺。但是這些事件和宗教故事的關連性,讓我開始懷疑這個結論⋯⋯不知道教授您有什麼看法?」

教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起身走到咖啡機,加了一顆膠囊,等待時緩緩地踱著步。直到咖啡機滲出一陣咖啡香,他拿了咖啡踱了回來。然而這次他沒有問警探還要不要咖啡,自顧自地喝了起來。然後他似乎下定決心,說道:「好吧。這麼說:雖然說我實在不相信故事機能對人體造成傷害,但是這些事件畢竟對我的產品造成莫大的傷害,而且科學教給我們最重要的教訓就是:在沒有實證之前,對任何立論都要保持懷疑。所以我對這件事也做了很多旳思考⋯⋯警探先生,你覺得人類為什麼喜歡聽故事?」

警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毫無準備,也不知怎麼回答,只能瞪著老教授看。

「有些科學家認為這是人類進化的產物。經由聽故事產生的移情作用,人類會更容易學習並融入社會。譬如要學開飛機,一般都會先學習使用飛行模擬器。各式各樣的故事就是人類社會生活的『飛行模擬器』。聽起來是有那麼一些道理。不過這似乎意味著會在晚上坐下來一起聽故事的原始人類部落會比其他不聽故事的部落容易生存下來。真的是這樣子嗎?而且如果只是模擬器的功能,似乎經驗的傳承才是最重要的。但是這沒辦法解釋人類對一個好故事的渴望。畢竟一個很有知識內涵的故事並不見得是最受歡迎的好故事,有時甚至適得其反呢⋯⋯

教授又問道:「你讀過《莊子》嗎?」

「《莊子》?」

「莊子是古代中國有名的哲學家。他有一個很有名的寓言。寓言面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一隻蝴蝶,但是醒來之後,他不確定自已是不是還在夢裡,會不會他的一生反而是蝴蝶的一場夢呢?

「讀過這個寓言,讓我有了一個想法:人類之所以喜歡聽故事,會不會是因為故事帶給人類的是一種我們十分熟悉的經驗?說它是靈魂也好,人類在這個世間的生命會不會其實是靈魂在我們這個物理世界的一種投射?我們的生命可能就像靈魂的一個夢境,所以我們無從分辨夢境與現實。而一個好的故事,就像是在經營一個真實夢境一般。這才是為什麼人類會對一個好故事趨之若鶩的真正原因?」

「很有趣的想法,但是這跟故事機又有什麼關係呢?」

「接下來更是我個人的想像:也許人類窮極一生在追求的,就是要回到靈魂所在的那個世界。你可以說是天堂或極樂世界。而人類很直觀地認為,好的故事可以帶領他回去,因為它帶來的經驗跟人世的經驗實在太類似,而有時真假難分。故事機的發明正好幫助某些人達成了他們的夢想⋯⋯

「但是教授!這怎麼可能呢?」警探叫道!

「你知道數學函數嗎?」教授沒有回答,卻反問道。

「什麼?函數?當然啊,中學時學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假設人的靈魂為自變數 x,人類在這個世界的生命就是靈魂的投射 yf(x)。如果我的假說成立,在聽故事的時候,我們是用一個類似的方式投射到另一個世界,我們在那個故事的世界就成為了 g(y),也就是 g(f(x))

「也許,只是也許,因為我的故事機會學著去了解使用者而嘗試去創作出使用者會最喜愛的故事。而你說失神的病患在看的都是宗教類的故事。有沒有可能這些使用者在追求的就是要回到天堂或極樂世界。而故事機幫他們做到了呢?」

「教授,我愈聽愈糊塗了。可以請您說得更白話一些嗎?」

「你這個年齡,小時候應該讀過報紙連載小說吧?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每天迫不及待地打開報紙,只想趕快知道故事接下來發展到哪裡?好似故事世界發生的事,比起報紙其他版面的新聞都來得重要,甚至可能更加真實?

「你又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在連載故事結束之後,期期盼望著作者再多寫一點,能再多知道故事的世界後來怎麼樣了,甚至盼望能夠到書中的世界一遊?

「我想這些經驗是在告訴我們:人類內心深處一直嚮往著要進入另一個世界,而那個世界會不會其實就是我們所來自的世界?我們真正的家?我們的靈魂的真正所在呢?

「那你要問:這跟故事機有什麼關係呢?回到剛剛的函數話題。你知道什麼是反函數吧?把函數的應變數當成自變數來代入另一個函數,如果答案是最早的自變數,那這另一個函數就是原函數的反函數。就是說 g(f(x)) 等於 的話,就是 的反函數。

「現在我們說 是人類的靈魂,函數 f(x) 就是在人世的我們。如果故事機正好幫使用者創造出了一個完美的故事,恰恰是這人世函數的反函數,這樣會造成什麼結果呢?」

「您是說⋯⋯⋯⋯」警探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只見老教授在紙張上大大地寫下了

f1(f(x))x
------------------------------
警探回到車上,呆坐了許久,始終沒發動引擎,眼睛直瞪著老教授臨別時送給他的禮物盒子。不知該拿它怎麼辦。

盒子裡裝著一台新型的故事機。他努力想起他們最後的對話。

「所以您的意思是:他們的靈魂就此回去了?回到那個叫做天堂或極樂世界的地方?」

「回到靈魂原來所在的地方。」教授更正道:「至於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我無從得知。」

「您相信這就是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沈默了很久,警探又問道。

「我不確定,我只是一直在思考這個謎團,而你今天帶來的內幕啟發了這個想去。但是你問我,我會說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夠想到的解釋。」

「不知道那㑹是什麼樣的地方?」警探陷入沈思之中。突然想到什麼,說道:
「教授,您向來不用故事機,這樣您不就沒有機會知道那靈魂所在是如何了嗎?」

教授聽了,開心地笑了起來:「你看看我,年輕人,我的一隻腳都已經踩到棺材裡面了。不用故事機的幫忙,我想我很快就會知道那邊是什麼樣子了!呵呵呵!」

警探嘆了口氣,發動汽車引擎,還是沒辦法判斷教授最後那開心的笑容是不是因為教授成功地跟他開了一個超級大玩笑,作為當年事件的一個小小報復。然後他轉出大街,加速往回家的路開去。

1 comment:

我是小兆 said...

好有張系國的感覺喔,這篇短文真好看。感謝板主一直推薦那麼多的科幻書籍,小弟獲益良多,荷包也減少不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