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8

回首來時路──科幻齡十二年壞喵的真心話大冒險 (1)

十月二日 ptt 科幻板板主 anubis 跑去旁聽葉李華總舵主在臺灣大學開設的科幻課程,發表了兩篇感言(#745#747),其中提到總舵主的推廣策略可能對臺灣科幻讀者所造成影響。我讀後心有所感,決定丟磚頭,大略把個人接觸科幻的歷程敘述一下,也算是在臺灣科幻推廣主流發聲之外做個記錄吧。

撇開傍晚卡通與劉興欽漫畫不談,我接觸科幻的時間相當晚,已經是 1990 年左右,就讀高中的事了。除了高一固定時間趕回家看美美的 Nadia(當時電視臺譯作「蘭麗雅」),和當時一般的科幻讀者差不多,我的科幻讀物就是某賤狗中學豬源教室裡的全套遠景版衛斯理,大概花了三個月到半年掃光吧(其他的倪匡小說,原振俠、高達沒看幾本,羅開倒看得比較多 X-D)。再來就是高二物理課偷偷放在講義中間夾著看完黑皮版《銀河英雄傳說》。那時年幼無知,試想經典科幻亦不過如此,也就沒有繼續讀下去,於是我的科幻啟蒙更慢了幾年。唯一可以拿來說嘴的大概是高二下期末考前一天飆完全套《黃禍》,成績自然也鴉鴉烏,那時候自然也不會把它當科幻作品看待。

大學聯考沒考好,進了 122,課業壓力更顯輕鬆,除了跟學長學玩 SunOS / Solaris 和網管,日子大多在電腦遊戲中度過。打著打著當然會看初代《電腦玩家》,受當時的頭牌特約作家林偉甫影響開始接觸奇幻(我沒打錯字)。玩 RPG、AVG 成癮的人轉戰小說很自然地從 D&D tie-in(Dragonlance)、Tracy and Hickman 的 Deathgate Saga、Raymond E. Feist 的 Riftwar Saga(我曾經無聊到踏遍 Betrayal at Krondor 地圖的每個角落)開始入手,但總覺得不甚對味,經典如 LotR 也是如此(那時的我沒抓到閱讀奇幻的法門)。後來經朱學恆介紹(他現在大概不會認我,我也不認同他後來的作為,不過當時我們還算小熟)開始看 Isaac Asimov 的 Foundation 系列,立刻奉為聖經,還在大二某科報告裡驗證 psychohistory。

1995 年,我在慣常出沒的臺大電機 Maxwell BBS 站開設科幻板,一開板就先歷經反倪 / 擁倪的爭論。當時我的科幻閱讀經歷也不過就 Asimov 機器人和基地系列全、Clarke 的 Space Odyssey 系列全,外加知識系統全而已,只憑仗著一股傻勁捍衛自行看來的 n 手張系國派科幻定義,其實和總舵主的觀念很像,只差在我從不認同倪匡。在此同時,我也受到蔣公鏡明提拔,進《電腦玩家》當特約作家,因而結識林偉甫,在奇幻方面更有精進,我最喜歡的 epic fantasy──Stephen R. Donaldson 的 the 1st Chronicle of Thomas Covenant the Unbeliever 就是他介紹我看的。由於玩 card game 的關係,我在 BBS 上推廣奇幻的機會還比較多。當時我迷的是一套關於 Middle Earth 的遊戲:Middle Earth: the Wizard。曾和即時戰略遊戲名人 Clat 聯手翻譯完所有規則和套卡。The One Ring 譯為「至尊魔戒」其實就是出自我的手筆。

約略在同時,我還迷上了某科幻影集。沒錯,正是我啟蒙之後頗不以為然的 Star Trek。臺大電機站 StarTrek 板的開設,我算出了一分力;第一次有規模的 ST 聚會我也去了;還有來來大團購到最後少進一本 ST 百科,門市小姐還先調我那一本給人家......迷到什麼程度呢?大三多媒體課我還寫關於 holodeck 的報告,拿 NCC-1701D technical manual 當參考資料。只不過我不會把 Star Trek 當成科幻的全部,又不是 112 的人,自然和後來的嚴密組織沒什麼交集。再加上 ST 和 SW 筆戰時,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 Star Wars。X-D 隨著小說愈讀愈多,眼界漸開,就覺得 ST 沒什麼了。

不管如何,這段期間也是我科幻閱讀經驗中第一次大轉折──我遇上了 Mahasamatman 大大。Maha 大是科幻板成立時在 Internet 華文科幻討論方面的超級大老,同時也編纂〈臺灣科幻全書目〉的前身──〈中文科幻文學書目〉。他的十篇科幻書記成為我啟蒙書單,我也就這麼開始走出 Asimov 和 Clarke,接觸到更寬廣的科幻世界。看科幻有人帶,在起步時自然會比較好上手。然而,書單絕不是全部。跟著某人的書單走,萬一讀完了怎麼辦?更何況,Maha 大教我的觀念是要建立自己的選書方式。在經驗值達到 15~20 本以後(絕不可是單一作家或主題,最好完全分散),大概就能稍微建立一些基本的想法,對於自己比較喜歡哪個主題、次類型的科幻,也有初步的認定。此後就可以自己嘗試找書來看。踩到鳥作地雷是鐵定會有的事,如果不想歷經太多挫折,建議可從經典書單下手選書;193 經典太多的話,歷屆雨果獎得主或是 Locus All-Time Best Poll(197519871998)是不錯的起點。時間多,或是認定要走進行內的話,就把這些給全梭了吧!(我自己都沒做到 8-p)

1997 年某日,我在《電腦玩家》編輯部打茫的時候(我忘了那時是否已被 PC Home 收編)認識灰鷹。當時他剛保送進入臺大外文系,名聲響亮。也不知為什麼,或許是理念上的契合吧,我和他愈走愈近,最後竟成為長年以來的戰友伙伴。之後辦網站、辦論壇、開專櫃,儘管都不怎麼成功,倒也磨出許多經驗。果然在他從事 literary agent 的當下,爆發出傲人佳績。這些算是他的故事,由他來說比較恰當。

沒有意外的話,122 公費生的命運就是要出來教書。我這個行動的侏儒自然也不會造成什麼意外,分發到某鄉下實習(舊制分發佔實缺,也就是說,除非辭職或是其他很大條的事件,否則差不多就在同一間學校終老,事實上也是如此),開始我的教書生涯。就許多方面來看,我算不上是個好老師,只要日子過得去,每天能平安下莊即可。也因此比起其他職業有更多的時間花在看小說上。8-p 實習那一年除了隨手一本洋文小說嚇嚇同事學生,然後經驗值緩慢增加外沒什麼好提的。1998 年暑假收到兵單,該去的還是得去。

由於大四時被我塞到預官(完全沒準備,靠英文一科拉成績矇上步兵),經過入伍訓、專長訓,1999 年年初分發到宜蘭當不算太爽的爽官。在此同時,臺灣科幻發展也開始進入第四時期,葉李華回臺開課、推出天下文化科‧幻系列,準備開辦科科網(他沒去申請這兩個字的專利使用權真可惜)及《科科電子報》(現《科幻科學報》的前身,由科科網主導)。我在他的某次演講中(地點在幼獅文化門市的地下樓,確切日期忘了)首度與他接觸。當時我還沒建立自己的科幻觀,除了明顯排倪外,本質上還是張系國旗號的擁護者。之前雖然在科幻板上和葉李華的周邊人物及團體(e.g. 蘇逸平大作家、臺大星艦學院,那時候鄭運鴻副總舵主還只是鄉民)起過爭端,但對葉總舵主本人還是存有高度的期待,想說人家至少經驗值總比我多吧(當時我的經驗值在一百五上下,或許更低,不過事後證明是我想太多......),因此對於他「整合」國內科幻力量的理念,起初也抱有不小的期待。

科科網成立之初,張系國曾返臺「共商大計」。在那短暫的期間,發生一件小事,但事後回想起來,或許是廿一世紀臺灣科幻社群生態演變的關鍵點。當時對張系國仍抱有憧憬和崇拜的我,在偶然的機緣中居然能和張老大搭上電話,他老人家還邀我一起到復興北路吃宵夜,科科網的顧問團(包括香港的李偉才等人)大概全員都會到。結果我家長輩卻以家住臺北縣郊區,夜間交通不便,加上隔天要收假為由不讓我去,讓我錯失了或許這輩子唯一一次被張老大摸頭的機會。多年以後,我不禁推想:要是當天我被摸頭成功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光景?(1)正式被收編,然後混到左右二使還是四大法王之類的位置(副總舵主大概不太可能);(2)先加入集團,獲得一些在主流文壇和媒體露臉的機會,累積基本的知名度,然後因為總舵主實質作為背離張派而反目,戰起來更有勁;(3)摸摸頭然後被搓掉......至少絕不會是現在這樣的局面。雖然這僅僅是逸事一樁,想起來也和 alternate history 有異曲同工之妙。


未完待續......

6 comments:

永遠的鄉民鄭運鴻 said...


「科幻年齡僅僅十二年就能達到如此神人高度的您」、
「短短時間就能將 Asimov 機器人和基地系列全、Clarke的Space Odyssey系列全,外加知識系統全融會貫通為一方之霸的您」、
「將The One Ring手筆欽定為『至尊魔戒』權威的您」、
「被Star Trek啟蒙但隨小說愈讀愈多眼界漸開對ST頗不以為然的您」、
「完全沒準備靠英文一科拉成績矇上步兵預官的您」、
「對葉總舵主本人還是存有高度的期待的您」、
「期待被張老大封爵副總舵主左右二使還是四大法王但思忖總舵主實質作為背離張派而反目彼可取而代之的您」…
如此優秀的科幻奇才比較起來,永遠的鄉民鄭運鴻算是個屁…
(尊稱副總舵主真是抬舉他過頭了──諷刺意味居多吧?!)

鄉民們對您的敬意,真的有如滔滔江水~
您才是當之無愧的科幻國協派駐台灣終身公爵大使呀~~~
您的優秀,眾家兄弟真的心知肚明有目共睹,實在不勞您時時提醒!

但,請記得高抬「貶抑他人墊高自己」的貴手,偶爾也留些口德,
放這些在您眼裡也許庸俗低劣到不行的科幻鄉野凡夫們一馬吧…
朱學恆、葉李華、蘇逸平、鄭運鴻(此人修為最劣)...
這些同樣熱愛科幻(奇幻)的普通人,
雖然在SF的路上,您不屑「本是同根生」,但實在也不需「相煎何太急」,是吧...

Anonymous said...

衝著這篇回應,我想說句真心話,是該吊死朱學恆、葉李華、蘇逸平、鄭運鴻這一干人等,發起轟轟烈烈的科幻革命,台灣科幻要是再這麼搞下去,真是遲早有一天會被他們搞死!

我從不覺得貓老大有過「貶抑他人墊高自己」,他只是以一位同屬科幻愛好者的身分發表自己的看法而已!

只要你看過一套名列雨果,Locus獎的偉大作品,你就發現,脫離井底的世界感覺很美好,在井底之外,有著更多更多的美好東西在等著你

Anonymous said...

吊死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以讀者的身分發言,而是打著學術研究的名號所做的發言,而且還在學校開課授課

總覺得他們的科幻觀連我這個雖然沒他們資深,但是總是知道什麼叫科幻百科全書,什麼叫做好嚴謹研究的再發言

而連這些最基本的應有表現,還有該有的水準都沒出現,真的很讓人失望

Anonymous said...

我支持貓老大,這些人總要有人嚴打,教訓,修理,才能讓科幻研究開出真的可算得上是"專業水準"的第1步...就像他說的"專致廣泛的原文閱讀者"這才是科幻研究該走的路...無奈台灣仍是邪魔妖道橫行...也許該來場轟轟烈烈的革命,才能讓更多人覺醒...

Anonymous said...

平心而論我也不覺得有貶低別人贊揚自己.
說自己經歷難免會提到一些自己事蹟,不算超過.至於和所謂主流一點相異看法.這我想各花入各眼.本來就不必要定於一尊.
這位永遠鄉民鄭兄似乎反應過度了.

盡信書不如無書,因為覺得人家在大學教書教得不夠好就要把人吊死也未必.這年頭大學生真的程度有很好嗎?一些科幻課程我想一般可能也被視為營養的通識學分吧.
程度好的諸先進就原諒他們一點吧.本來書念到一個程度,自然而然就會走出自己的選書評價標準,老師只是引進門.教不好就睜隻眼閉之眼吧.弄太難大學生也會受不了的.

Anonymous said...

我更不滿的地方,居然開課收了錢,就應該要有付費服務應有的服務水平啊X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