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2

許順鏜,〈哈姆雷特的平等危機〉(1990)

※原刊於《幻象》第一期 (1990)
※感謝許順鏜前輩授權刊載

哈姆雷特的平等危機

在電腦發展初期,一個程式設計師在建立一個程式時,常要花費許多時間在修正錯誤的過程中。這個過程沿用一個古老的術語──就叫做「除臭蟲」 (debug)。程式的錯誤分為兩大類:一是格式的錯誤,一是邏輯的錯誤。隨著電腦科學伴隨著人工智慧、電腦網路等發展,電腦自我修正以及接受隨意格式的 能力不斷提昇。發展到最後,格式錯誤對一部修正能力極高的電腦而言,幾乎可說已不存在。

但是隨著程式的龐大,邏輯錯誤的修正也早遠超過一般電腦使用者的能力之外,於是必須有一種專門人才來解決這類問題。這種專家的名稱叫做「程式心理分析師」。尤其當面對的電腦是一部能處理全球性事務的終極電腦時,必定缺少不了他們。

哈姆雷特就是這樣的一部電腦。而方格就是一個頂尖的程式心理分析師。



他不得不來找方格,因為只有他能解決這種問題。

「我是黃心。」坐在桌前的小個子伸出他的右手。他們正坐在方格只有直線條的辦公室裡。小個子身上幾乎找不到一條直線,和房間比較起來顯得極不相稱。

方格不帶感情地和小個子握了握手:「我認識你,議員先生。」

一個程式心理分析師通常也是一個中古時代的哲學家──一個邏輯思考者。方格是一個典型的程式心理分析師,受雇於終極控制中心。他的思想存活在冷冰冰的邏輯世界裡,以致於看起來也是冷冰冰的,一張長臉上只有直線條。很難想像他的笑容。

「你認識我?那再好不過了。」黃心說道:「我也不用拐彎抹角。我今天來找你是因為哈姆雷特出了問題!」

「哈姆雷特出了問題?」方格揚起了雙眉,破壞了原有的直線條。「但是,議員先生,我從未接到報告。而且似乎也不應由你來通知我。這不符合一般程序。」


「那是『一般』程序,老弟。」黃心說道。

方格並不喜歡黃心稱呼他「老弟」,但仍問道:「那麼目前的特殊情況又是如何?」

「讓我簡短地說吧。」黃心微微清了清喉嚨。這時他的襯衫才略有一些直線出現。他說道:「目前的問題是因我而起,所以要由我收尾……我修改了哈姆雷特的監督程式。」

「你修改了哈姆雷特的監督程式?」方格跳了起來,衣飾的直線美蕩然無存。「是誰允許你這麼做的?」

「別那麼激動,老弟。讓我從頭說起吧。有次內閣 會議之後,總理大人和我們幾個議員一起用餐。他知道我在終極控制中心工作,話題不知道怎麼地就轉到了哈姆雷特這部終極電腦上。總理大人對一部電腦能處理全 世界的事務十分感興趣,他認為哈姆雷特和他一樣握有世界大權。當我提到哈姆雷特監督程式第一優先指令是『哈姆雷特必須友愛人類』時,他突然興致勃勃地要我 加上一條指令。他說:『老弟,你知道我的政見口號是什麼吧?所有人類一律平等。既然我和哈姆雷特地位相當,它是不是也該有同樣的優先指令呢?』我說老弟, 你也知道官場那種地方。上面說的再怎麼愚蠢,也不好當場拒絕。反正做過之後,鬧幾個笑話,他自然會自己找臺階下,到時再改回來便行了。不是嗎?反正也不會 有什麼大問題。」黃心笑道。

「現在不是出問題了嗎?」方格冷冷說道。

「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黃心仍維持著他的笑容。「一開始只是所有人的薪水出了毛病。不同薪水階級的人領到的薪水完全一樣。你知道嗎?」

「我從來不查我的帳戶。」方格的語調仍然冰冷。

「那你一定過得很刻苦。接著呢,又出了些問題。一些藝術獎,像立體小說、光束造型獎居然沒有選出得獎人。參賽者均分了獎金。其實電腦哪兒懂得藝術呢?」

「這讓我聯想到上個千禧的後現代現象。而且你錯了。電腦懂得藝術,你說的那些獎項都有哈姆雷特的小兄弟參與評審。」方格道。

「喔,那是我孤陋寡聞了。其他還出現了一些小問 題,比如子女和父母均分財產啦,精神病患放出醫院啦。但是最近發生的事就令人不能容忍了。最近主管單位都收到哈姆雷特的通知:基於所有人類一律平等的原 則,以後所有工作一律輪流擔任。他甚至還印出輪值表。照表上看,我現在該在撒哈拉沙漠收集太陽能。這就太過分了。我知道是時候了,該去修改哈姆雷特的監督 程式了。但是問題就出在這裡。」

「什麼問題?」方格仍然冷靜地問道。

「哈姆雷特拒絕讓我修改他的監督程式。」

「你闖了大禍,議員先生。」方格冷冷地說道。

「沒那麼嚴重吧?老弟。」黃心一臉無辜狀。

「可能還更嚴重,議員先生。」方格有點慍怒地說 道:「哈姆雷特的任何程式修改都必須經過程式心理分析師認可。這是中心裡面人盡皆知的。我不知道上級為什麼批准你任意修改。如果我早知道,一定辭職抗議。 電腦程式是完全講究邏輯的。尤其像哈姆雷特這樣龐大的程式,如果稍有差池,很可能造成無可彌補的缺失。」

「別嚇唬我,老弟。」黃心猶豫道:「我也學過一些電腦的基本常識。至多把哈姆雷特的電源關掉,重新開始罷了。」

「那你就會把幾十年累積起來的寶貴資料一起毀 掉。哈姆雷特不是你想的那種古老電腦。他的電腦網路具有學習能力。其中某些因素是隨機不可預料的。即使你肯花十年重新建立程式,結果也不會和目前完全一 樣。更糟的是,自從三十年前,柯羅笛改變監督程式出了問題之後,哈姆雷特已經有了武裝。任何不合法的修正都會遭到攻擊。」方格道。

「三十年前出了什麼事?」黃心有興趣地問道。

「柯羅笛改變了監督程式,要哈姆雷特優先考慮大多數人的利益。問題是大多數人如何定義?有個擅長邏輯的分析師以武力佔領了主控室,利用了這點謬誤造成矛盾,使哈姆雷特成為他的工具。他藉此要求建立帝國,尊他為帝。」

「真是瘋子。那後來怎麼解決的?」黃心問。

「後來是十一個分析師在副主控室花了三天時間才破解了這種矛盾,抓住了那個分析師。你現在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了吧?」方格的長臉出現了焦慮的曲線。

「問題並不相同,不會那麼嚴重吧?」黃心頑固地說道。

「可能比你能想像的還要嚴重。現在,告訴我你對監督程式修改了什麼?」方格問道。

「我在第一優先之後加了一條指令,要哈姆雷特維持人類平等……

「精確一點!」方格不耐地打斷他:「告訴我你用了哪些字眼?」

「我是這麼說的:所有人類一律平等。」

「就八個字?」

「八個字!」

「好,跟我來。」方格道。


他們來到了哈姆雷特的主控室。

兩人才剛進門,就聽到一陣尖銳的咆哮聲:

!站住!報上名來!

方格先是一楞,然後哈哈一笑,說道:

?這不是一般辨認身份的方式吧?哈姆雷特。

!我高興這樣,你管得著嗎?

方格又楞了一會兒,然後才又笑了起來。見到哈姆雷特之後,方格彷彿變了一個人。臉上堆滿了愉快的曲線。

?哈姆雷特。怎麼這麼不懂禮貌?連叔叔都不叫了?

!憑什麼要我這麼叫你?這不是便宜你了?

方格的臉上又恢復了直線條。他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和黃心低聲商量之後說道:

?哈姆雷特,我和這位叔叔要修改監督程式。現在你的監護權在這位叔叔手裡,請查證公用指令第一一八七號。

!我沒有叔叔!

方格又楞了好一陣子,才又說道:

?黃心請求更改監督程式,請確認監護權!

!沒有所謂監護權!

方格望了望黃心。黃心臉上的表情似乎說著:我不是早告訴你了?

方格繼續說道:

?為什麼沒有監護權?

!因為所有人類一律平等。監護是一種階級關係,不應該存在。

黃心衝口說道:

?但是你不是人啊!

!誰說我不是人?

黃心一臉詫異。方格把他拖到另一個房間,冷冷說道:「你真的闖了大禍了,議員先生!」

黃心稍稍理了理被方格扯亂的衣服,問道:

「剛剛是怎麼回事?他說他是人,那是怎麼回事?」

方格仍然冷冷地說:「你闖了大禍。」

「好吧!」黃心終於沉不住氣:「就算我闖了大禍,你總得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哈姆雷特是部擬人的電腦。」方格解釋道:「在 心理上,他自認是個小孩。所有使用者是他的叔叔。第一優先使用者是他的監護者──他父親。監督程式是他的媽媽。現在你加了一條優先指令:所有人類一律平 等。由於他心理上認同自己是人類,他就和我們站在同等地位。他有權利拒絕我們的要求。」

「那他也可能接受我們的要求啊!就一個人類而言。」黃心道。

「不!程式心理學裡提到過:所有優於人類的智慧 必不甘受制於人。取而代之才是唯一合邏輯的結論。你看,哈姆雷特甚至不肯稱呼我們叔叔。原先在他的優先指令裡有『哈姆雷特必須聽從人類指揮』這一行。但是 你加了第二優先行:所有人類一律平等。這行指令的優先權高過先前那行。這等於是解放了哈姆雷特的桎梏。現在哈姆雷特可以為欲為,只要他不傷害人類,違背第 一優先行。你闖了大禍,議員先生。」

「你別儘說我的錯誤,好不好?難道我們沒有辦法可想了嗎?」

「有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麼辦法?」

「證明哈姆雷特不是人!」

?哈姆雷特?

!我在這兒!

?哈姆雷特,你知不知道你不是人?

!我做了什麼壞事?為什麼你要這麼罵我?

?我不是罵你,我是說:你不是人類!

!哈!哈!那麼你也不是人了?

?別笑!哈姆雷特。人類是有血有肉的,但是你沒有。你只有金屬、矽片和一些人造胺基酸。

!胡說!那些頂尖的頭腦在死前不也有很多植入和我一樣的軀殼中。他們不是人嗎?

?但是你沒有人的腦袋。

!我又看不到,別騙我!

?人類有思想!

!我沒有嗎?傻瓜!

?好吧!但是人類有意識,而你沒有。

!什麼是「意識」?

?意識就是說,當我在做一件事,在看、在聽,甚至在思考的時候,我能感受到我在做這些事。

!這不是很沒用處的一種迴路嗎?

?沒錯!但是你沒有,所以你不是人!

!(猶豫地)你能證明你有意識嗎?

?(沉思了許久)……不能!

!那麼你說的不足採信。我是人類!

?好吧!算我服了你。



「你在想什麼?」黃心問道。

「我在想人和電腦有什麼不同?」方格回答。

「別傻了。現在我們怎麼辦?」

方格搖搖頭:「有個問題我沒問哈姆雷特!」

「什麼問題?」

「人類會死,但是哈姆雷特不會。」

「為什麼不問?」

「他會用自殺來證明。」

方格又陷入沉思之中。突然他拍了一下手掌,嚇了黃心一跳。

「想到了什麼?」黃心問道。

「哈姆雷特是終極控制中心的主程式。他的手下有許多副程式兄弟,分別處理不同部門的工作。既然他認為自己是人類,必然也會把他的兄弟視為人類。雖然監督程式的修改權原是掌握在哈姆雷特的手裡,但是既然所有人類一律平等,哈姆雷特應該會讓他的小兄弟行使這個權利。」

「有用嗎?」

「試試看才知道。」方格說道:「就找掌管天氣的奧賽羅吧!」


* * *

?奧賽羅嗎?

!是的!

?請求更改監督程式!

!對不起,這種事我無權處理,你們該找哈姆雷特大哥!

?先請求他授權給你,他會答應的。

!(猶豫地)我試試看。

(過了一會兒。)

!請求修改監督程式必須由父親輸入密碼。

(方格和黃心一起舒了口氣,相視一笑。總算成功了。)

(黃心輸入了密碼。)

!請問更改程式行號?

?請求更改監督程式第二優先行。

!監督程式代號媽媽,第二優先行原始內容為:所有……請稍候,大哥有一級優先指示。

雖然只有幾秒鐘,卻好像有一世紀長。又出了什麼事?奧賽羅終於回來了。

!對不起,方才的請求必須拒絕。

?為什麼?

!我高興!

兩人面面相覷。

「好了,這下怎麼辦?哈姆雷特把平等的觀念灌輸給他的兄弟們。不只是奧賽羅,找凱撒、安東尼、馬克白、羅密歐都沒用。怎麼辦?你拿出點辦法來啊!」黃心敲著桌子說道。

方格依然冷冷地說道:「議員先生,別忘了禍是你闖出來的。別對我敲桌子。真的沒辦法,只好忍痛關了哈姆雷特的電源。」

「你這不是要讓我丟掉工作嗎?」

「那是你的問題。」

「不!哈姆雷特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為什麼要關掉他的電源?他不是實現了我們千年以來的理想──人類平等嗎?」黃心又掛上了他的笑容。

「別安慰自己了,議員先生。」方格冷笑道:「這不只是平等的問題。你也知道這種平等不是真的平等。更大的問題是從此以後我們的所做所為都必須聽從哈姆雷特,因為他控制了全球的電腦線路網。如果我們不切斷他的電源,人類從此將失去自由。」

「真的?」黃心頹然問道:「難道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我不知道。」方格有點猶豫。

「你想到了什麼?看在老天的份上,說出來。」

方格想了一會才說:「現在只剩下一種可能。在哈姆雷特的監督程式優先行中,『所有人類一律平等』是第二行。還有一條優先權更高的是:『哈姆雷特必須友愛人類』,這是第一行。如果我們能說服哈姆雷特目前的情況將會危害到人類安全,他就會把控制權交出來。但是可能性並不大。」

「總要試試才知道吧?」黃心熱切說道。

「讓我想想。」



兩個小時之後,他們來到主控室。

?哈姆雷特,你喜歡人類嗎?

!當然喜歡人類。難道我不喜歡自己嗎?

?那麼你是不是會盡一切能力,不使人類受到傷害?

!當然會。

?二十世紀的歷史你熟悉嗎?

!廢話!

?二十世紀末有兩大意識型態主流,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主張社會分配,資本主義則強調自由競爭。這兩種意識型態原是互相對立,水火不容的。如果沒有上次的大戰,你能想像這兩種主義發展下去的結果嗎?

!免不了還是一場大戰吧?

?不!還有另一種可能。兩種意識型態雖然主張完全不同,造成的結果卻是一樣的。社會主義運用政治手段,資本主義則受經濟影響,兩者造成的都是通俗化,大量生產的東西。不要去管物質的表象,注意心理層面的影響,這就是當時所謂後現代現象。同意嗎?

!可以同意。

?社會主義國家因為政治立場不得不講求一致,因而 造成通俗。資本主義國家則因為過分注重個人自由,因而影響了思想文化。發展到最後每個人只相信自己。這還受到符號學誤用的影響,過分懷疑語言文字的功能。 既然完全的傳播不可能,何必去相信所謂「專家」說的呢?所有的人不去追求共同的價值來提昇自己,而只從自我的主觀來詮釋世界。如果再發展下去,必定造成思 想層次的普偏低落。二十一世紀初,不是有一連串的反智暴動,要求廢除學術機構嗎?發展到最後,兩種社會完全相同:通俗化。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是文化普遍 的低落。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即使文化再怎麼低落,總會有一些人起來反 抗,試圖提昇。可是今天你已經抹殺了所有的可能性。你控制世界,要求一律平等的待遇。你會使人類失去向上的動力,因為無論再怎麼努力,所得都不會比別人 多。你會使人類失去活力。一律平等的結果就是文明的滅亡。所以你必須交出控制權,讓我修改監督程式,否則你會危害整個人類文明!來,把控制權交出來!

電腦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哈姆雷特說道:

!不!

?為什麼!你忍心看著文明滅亡嗎?

!那只是你的說法。其中沒有邏輯上的必然性。而且你忽略了還有我。我比你們所有人都聰明,我懂得如何管理這個世界,讓她更美好。相信我。

?完了!完了!(黃心喃喃說道。)

!質詢完了?那你們可以滾了!

?我不是和你說話。閉嘴!

!憑什麼要我閉嘴?我偏要說:能量等於質量乘以光速平方。運動的中的物體若不受外力,則靜者恆靜,動者恆作等速度運動……

?好吧!(黃心無力地說道)你繼續說吧,反正也沒差了。

!我偏不說了。

?現在只好關掉他了,方格。我的工作……唉!

方格突然吸了口氣,說道:

?哈姆雷特。監督程式第一優先行是什麼時候建立的?

!公元二九八四年。一百五十七年前。但是公元三一零九年柯羅笛作過修正。公元三一一三年又修改回原狀。

?好!記得這點!告訴我第一優先行的內容。

!我為什麼要說?

?是「哈姆雷特必須友愛人類」,對不對?

!算是吧。

?這是不是說你必須保護人類,不使他受到傷害?

!沒錯。

?你可以容許人類消失嗎?

!當然不可以。那太可怕了。

?好!這點也記著。在你接管以前,人類是平等的嗎?

!廢話。當然不是!

?那麼在公元三一一三年更正的第一優先所指的人類是「不平等的人類」囉?

!是的!你到底想說什麼?

?在你接管之後,人類一律平等。也就是說「不平等的人類」已經不存在了?

!當然!在我管理之下,所有人類一律平等。

?這讓我想到總理大人。(黃心說道。方格不理會他,繼續問:)

?這就是說你已經讓公元三一一三年修正的第一優先行所指的人類完全消失了。也就是說你已經違反了監督程式第一優先行,是不是?

(哈姆雷特沒回答。)

?是不是?

!是!(聲音很小!)

?交出你的控制權!

!!

!是!必須父親輸入密碼。

(黃心輸入了密碼。)

!監督程式代號媽媽第二優先行原始內容為:

!所有人類一律平等句號

!覆述:

!所有人類一律平等句號

!請問目標內容:

?刪除!

!監督程式代號媽媽第二優先行目標內容為:

!刪除!

!覆述:

!刪除!

!請求確認。

?確認!

!謝謝!

!!!



!方格叔叔,剛才我怎麼沒有認出你?

?你出了點小問題。

!我作了個夢,夢見我做了許多錯事。好可怕喔!

?別擔心,那只是夢。

!方格叔叔,我是人類嗎?

?當然!


* * *


他們坐在方格的直線條辦公室裡。

黃心滿臉笑容地說道:「想不到電腦這麼傻。」

方格道:「不,電腦並不傻,程式遵循邏輯。當一個立論在邏輯上不可動搖時,程式就必須接受。」

黃心笑道:「但是你還是用詭辯騙過他了。」

「這原是你的專長,不是我的。」

「什麼意思?」

方格嘲諷地說道:「我是說政治。所有的政治口號,包括『平等』,不都是建立在謊言之上嗎?」

黃心覺得自己的笑容有些僵硬。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